上海德邦物流运输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公司服务
联系方式

联系人:莫先生
电话:400-622
邮箱:service@xmxlc68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我国农产品流通面临环节多成本高等问题

编辑:上海德邦物流运输有限公司  时间:2012/05/16  字号:
摘要:我国农产品流通面临环节多成本高等问题
    近年来,部分农产品价格暴涨暴跌引起社会强烈关注,更让百姓感到诧异的是,一些农产品在产地获得丰收、收购价极为便宜,运到城里之后的零售价却依然较贵,消费者并没有得到多少实惠。这一问题的症结,正是当前农产品流通环节较多、流通成本过高。
    在国外,流通环节唱主角的批发商大多是资金雄厚、规模庞大的物流公司;国内,受上游种植与下游终端渠道分散的影响,农产品流通领域却鲜有资本的进入,更没有诞生出大规模的物流企业。
    与大规模流通企业可分担风险不同的是,部分中小流通企业参与囤积、炒作,反而助长了农价的暴涨暴跌。如果不能有效解决流通链条不畅的现象,不仅菜贱伤农与菜贵伤民并存的现象无法根除,而且势必会加剧农业的投资风险。
    流通梗阻助推零售价翻倍
    在北京丰台区方庄家乐福超市,记者看到4月4日大葱的零售价格为5.99元/斤。从京郊的新发地市场到这家超市的直线距离不过10多公里,但价格却上涨了近2倍,其他鲜活农产品的价格也比批发环节贵1倍左右,可见流通环节加价幅度之大。
    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董事长张玉玺以到山东收购大白菜为例算了一笔账:“农民一分钱不要,我们把它装到塑料袋里,装上车,每斤合8分了,然后从山东运到新发地市场,这就是1毛5分钱,也就是从农田到新发地的流通成本是2毛3。”张玉玺说,农产品运到一级批发市场后再进入消费者环节就会有不同程度的加价,比如超市会有各种名目的收费。
    据了解,我国传统的农产品流通模式经过多级批发、多级零售,每一个环节均至少加价5%至10%,这些成本最终都会转嫁到零售价格中。而且,近年来农产品流通“最后一公里”现象不仅没有缓解,还有愈演愈烈之势。
    北京新发地市场信息部经理刘通告诉记者,农产品从批发市场到城市超市、菜市场等零售终端,这一过程价格可上涨近1倍。近几年,批发市场摊位租金和普通生活用房价格节节攀升,加上人工费用、油价等成本也不断上涨,这些都推高了农产品价格。
    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农产品分析师邵娜表示,随着天气转暖,蔬菜、水产品供应量稳步增加,粮、油、肉、蛋等主要农产品市场供应充足,预计二季度食用农产品价格将呈现季节性下降走势。但长期来看,在成本因素推动下,食用农产品价格仍会呈上涨趋势。(中国网)
    农产品流通:大资本“死角”
    在国外,流通环节唱主角的批发商大多是资金雄厚、规模庞大的物流公司;国内,受上游种植与下游终端渠道分散的影响,农产品流通领域却鲜有资本的进入,更没有诞生出大规模的物流企业。
    与大规模流通企业可分担风险不同的是,部分中小流通企业参与囤积、炒作,反而助长了农价的暴涨暴跌。如果不能有效解决流通链条不畅的现象,不仅菜贱伤农与菜贵伤民并存的现象无法根除,而且势必会加剧农业的投资风险。
    投机与投资
    与诸多行业大佬、社会资金涌入种植领域迥异的是,农产品流通环节的投资却是十分冷淡。
    林金龙是山东金乡一家规模较小的贸易公司老板,以往大蒜生意总能让他每年赚个二三十万元。可如今,他却感叹道,蒜价越来越离谱,风险越来越大。
    金乡县有着“中国大蒜之乡”的美誉,是我国最大的大蒜生产和交易中心,占全国产量的20%,占全国出口量70%。“金乡,金乡,大蒜如金,致富全乡。”这里的蒜农把大蒜当作“金疙瘩”,看成是致富的希望,想从他们手中承包土地,成本很高。至今,金乡蒜农守着家里三五亩地,具备规模的种植大户凤毛麟角。
    种植的分散给林金龙这样的贸易商收购大蒜增加了难度。每到收获的季节,林金龙总是走街串巷、挨家挨户上门收购,磨破了嘴皮,一天也只有上千斤的采购量。
    从2008年开始,金乡蒜价经历了几度大起大落,每当牛市到来,总有蒜商一夜暴富;每当暴跌,总听到有老板血本无归。
    大起大落的行情,让林金龙心惊肉跳,他手里的资金不多,每年收购大蒜不足百吨。稍有闪失,多年的心血就会付诸东流。在他眼中,暴涨暴跌行情并不是供求关系的真实体现。金乡是大蒜的主产区,直接影响着全国的蒜价。一旦金乡产量较之往年有所增减,就造成局域内形成一种供需失衡的错觉。但他坚信,即使不把出口考虑在内,在全国范围内来看,农产品很难产生真正的过剩。
    大蒜分销体系向其他农产品的一样存在明显的分层。规模稍大的流通商都追逐于出口订单,在国内打拼的则是像林金龙这样规模较小的流通商。大的贸易商抗风险能力强,希望市场稳定的增长,而中小的流通商投机者多,反而会加速市场的震荡。
    出口与内销
    中小流通商无法起到稳定市场的作用,但大型农产品中间商在国内却少之又少。这一点,济南金王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怀清深有感触。
    2003年,济南金王食品有限公司投资500万元,建立自己的农产品流通体系、向超市配送蔬菜。但很快他就意识到,单纯经营第三方物流难如登天。
    与国外农产品种植多是大型农场不同,国内蔬菜种植却是一家一户分散经营,即使部分合作社,种植规模也只有数百亩。一旦向超市供货量达到了一定的规模,如何约束农户少用农药化肥,如何保证供给每天蔬菜供给的数量、质量,如何确保蔬菜安全、可追溯,都成了棘手的难题。
    王怀清意识到,蔬菜的季节性强,成熟期较为集中,但物流公司在全年的供给却要求均衡,如果无法形成种植、物流一整条产业链的话很难保证对下游客户的供应。无奈之下,金王食品有限公司不得不分散人力、物力和财力,在济南商河县建起基地,自行种植绿色糯、甜玉米及西兰花、洋葱等。可这一来,流通体系的扩容大大减缓。
    最初,济南金王食品有限公司主要是向国内超市、商场供货,但王怀清很快发现,国内的终端卖场数目众多、规模弱小,市场散乱。与之相反,单个出口订单往往要比国内客户大上个数十倍。
    与国外客户相比,济南金王食品有限公司在国内市场的位置与之十分相似。王怀清介绍道,许多国家的农产品物流的主力都是实力雄厚的流通企业,这些国外流通业的同行将农产品进口后,再分销给当地大型连锁超市。可反观我国,不仅上游种植是一家一户,下游终端市场也缺少跨区域的大型连锁卖场。这也制约了大型专业农业物流企业的发展。目前,济南金王食品有限公司70%以上的产品外销,内销只占不到30%。
    国内农产品流通市场的散乱,更是增加了流通环节和成本。如西兰花总成本每斤只有一元左右,可超市价格却高达三四元一斤;菠菜收购价每斤一般不超过两三毛,可超市标价却常常在每斤2元以上。即使白菜、土豆在原产地价格一降再降,可终端卖场的售价仍然居高不下。
    王怀清有着自建销售专卖店的想法,希望通过直销进一步降低蔬菜的成本,可自建店投入巨大、成本太高。济南金王食品有限公司每年的营业额不到1亿元,即使在局域内形成专卖店网络,也很难进一步扩大规模。
    困局
    “我国农业只有产业物流,没有物流产业。”国家农产品现代物流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国利认为,我国现有的农产品流通体系都从属于农业企业,如龙大、鲁花建立的物流链是为其公司、产业服务,只是第二方物流,却没有独立运营的第三方物流。
    专业化分工,是一个产业规模化、现代化的标志。目前,诸多行业大佬、社会资金涌入种植领域,但资本却都在自建销售渠道,鲜有投资者专门投资物流体系。
    山东是全国第一农业大省,却没有一个与之相适应的大型农产品流通企业。在王国利眼中,寿光虽是全国的“菜篮子”,但充其量只是一个批发市场、转运中心,仅仅是流通体系的一个节点而已。长期以来,我国农产品流通链条不畅、缺失大企业的原因,正是根源于我国“小生产、大市场”的现有农业格局。
    与我国“小生产”相类似是日本。在日本,农民纷纷加入各种协会,农产品市场的主体是农协而非单个的农户。农协不仅仅是农民的利益代言者,还兼有准政府组织的职能,大多与商会有联系,为农户提供种植订单。而在流通环节唱主角的批发商则大多是资金雄厚、规模庞大的株式会社。即使农产品价格偶有波动,抗风险能力较强的流通链足以消化市场压力。反观我国,一旦农产品市场出现震荡,弱不禁风的中小流通商却往往使流通环节陷入半瘫痪状态。
    为了健全农产品流通体系,2011年国家农产品现代物流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与山东鲁商集团合作,借用后者旗下银座超市终端网络,建设了黄河三角洲高效生态农业冷链产业科技示范工程。
    根据该项目规划,示范工程总投资1.9亿元,2011年5月示范工程开始调研及试点,目前正处于建设阶段,预计2013年底将实现示范工程的推广应用。通过这一示范工程,旨在建设一个高效生态农产品生产基地、搭建起农产品流通体系,完善高效生态农业冷链的规范、标准体系。
    该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国利介绍道,该项目将在潍坊和烟台莱州市建设两个配送中心,与济南、曲阜配送中心构成整个配送体系,配送区域进一步扩展到北京、河北、河南、山西、陕西等地区。同时,健全和完善农产品从生产、加工、贮存、运输到销售整个产销链。
    然而,项目实施后,王国利才发现,农产品的生产流通体系是一个跨专业、跨领域的综合体系,目前国内仅就某一个环节、技术尚有机构研究,但针对整个流通体系完全是空白。基础研究、相关教材、标志规范、配套技术、所需人才远远滞后于产业发展需求。
    “目前通过健全示范工程寻求解决之道仍处于摸索阶段。”王国利说,没有完善、专业的物流体系,不仅农业无法做大做强,还将加剧投资的风险,也无法根除“菜贱伤农”与“菜贵伤民”并存的现象。
    农产品市场要调控 商务部打量“公益性”
    “公益”之风
    如何降低流通成本,其根本还是在推进城乡现代流通体系建设。
    商务部原部长助理黄海曾在一年前撰写了一篇题为《关注“最后一公里”菜价飞涨的体制原因》的研究报告。黄海认为,菜价上涨背后存在着深刻的体制性、政策性原因,必须采取标本兼治的办法予以解决。
    这篇报告中提出了批发、集贸市场收取高额摊位费,重要原因是政府对于公益性流通基础设施的投入严重不足。目前,中国大中城市的蔬菜供应,90%左右都要通过批发市场和集贸市场。这些市场收取的高额进场费、摊位费、交易费等,对菜价上涨有直接影响。据调查统计,蔬菜在进入销区批发市场到零售市场的流通环节中,市场管理费和摊位费占总流通成本的44.75%,接近一半。
    而中国农产品批发市场、农贸市场,自1983年放开蔬菜价格后,几乎无一例外是社会资金所办。为了收回投资并获得利润,只能采取高收费的办法。政府要求短期降低收费完全可以,但长期执行企业难以承受。“建设公益性农产品市场将有助于降低摊位费、租金费,免除管理费等,削减流通环节,减少农产品流通成本,从而起到平稳价格的作用,进一步增强政府对农产品市场的调控力。”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2011年12月19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鲜活农产品流通体系建设的意见》,明确提出“要增加财政投入,通过投资入股、产权回购回租、公建配套等方式,改造和新建一批公益性农产品批发市场、农贸市场和菜市场”。
    此后,一些重点城市掀起了一股兴建、改建公益性批发市场之风。
    南京展开政府回购调研;上海也推出试点,由政府回购民办农贸市场,在徐汇区、长宁区等几家农贸市场试点。鼓励通过回购、回租等方式,巩固、扩大菜市场产权的国有化;北京市政府在“十二五”期间也拟入股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20%股份。
    企业抵触
    这些尝试并没有被完全认可,一些抵触情绪跃然而至。
    北京新发地有限公司的一位负责人对本报表示:“政府总是干一些适得其反的事情,建公益市场就能平抑物价吗?消灭一批又扶植一批就一定能做得更好吗?”“建公益市场意味着又要重新划土地,这又要占土地,建了新的公益市场,原来的市场怎么办?在一定程度上这又是重复建设,浪费资源。”他说
    上海某蔬菜批发市场的一位负责人认为政府应该补贴菜贩子,而不是把菜市场收为国有。
    他感叹:“其实不必过分强调所有制的问题,而是要回归根本,为何批发市场的摊位这么贵,这些钱都流向哪儿了,是不是政府税收太高了,是不是地价太高了。”上述消息人士说:“目前这种回购做法并没有大面积推开,主要是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问题:一是资金问题,二是现有的产权方不愿意卖,三是管理的问题。”
    讨论焦点
    “所以现在讨论的焦点是,大家认为国家应该在流通基础设施建设上给予财政支持,那么什么是流通基础设施?怎么定义,怎样的标准?在支持的过程中政府的角色是怎样的,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他说,“这也是商务部目前热议的问题,尤其农产品批发市场这个环节。”
    借鉴国际经验,不论是日本、韩国还是欧美发达国家,都把城市农产品批发市场作为公益性的流通基础设施,全部或大部由政府投资建设,然后通过招标或指定企事业单位,不以营利为目的,低收费保本经营。
    也有意见认为,中国的批发市场都是私人或企业承包,入场费、摊位费都较高。让市场功能向公益性倾斜一点,基本方向是对的,但公益性这个提法太空泛了。“公益性流通基础设施的定义该是什么?批发市场、农贸市场算不算?运送蔬菜的高速公路费用该怎样算?等等,这些问题大家的意见均不太一致。”上述消息人士说:“在全国流通会议召开之前,这些应该有个定论。然后再给予应有的财政支持。”
    商务部研究院战略流通部主任张育林说:“我认为可以在某些地区、某些产品上给予特殊的支持,例如民族地区,水和药物等应急产品;涉及检验、检疫的设备,冷冻冷藏设备国家给予一些财政支持。”“一个城市政府可以改建或者重建1~2个公益性的市场,但是不要大范围地去搞政府主导了,之前已经大范围放开的东西,再收回去会有问题。政府千万不能过多参与市场管理工作。”她说。
    相关链接:
    农民“卖难”与市民“买贵”为何并存
    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报告认为,低附加值商品的流通成本在绝对上升
    近年来,部分农产品(10.96,0.19,1.76%)价格暴涨暴跌引起社会强烈关注,更让百姓感到诧异的是,一些农产品在产地获得丰收、收购价极为便宜,运到城里之后的零售价却依然较贵,消费者并没有得到多少实惠。这一问题的症结,正是当前农产品流通环节较多、流通成本过高。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日前发布的《我国商贸流通服务业战略问题前沿报告》显示,当前产品的“生产——流通”成本结构在发生趋势性新变化,主要表现低附加值商品的生产成本绝对下降,流通成本绝对上升。在产品最终销售价格中,流通成本绝对超过生产成本,例如大品类蔬菜生产成本低于运输成本等。
    此外,变化还体现在:高附加值商品生产成本相对下降,流通成本相对上升;在流通成本中,商流成本所占比重下降,物流成本比重上升;在物流成本中,仓储和管理成本所占比重下降,运输成本比重上升。
    《报告》认为,从体制和政策视角看,流通成本还可以划分为经济性成本与体制性成本。前者属于流通领域正常经营活动中所必然发生的成本,属于不可避免、需要补偿的合理成本;后者则是由于管理体制和政策缺陷引发的不合理成本,需要坚决修正。
    其中,附加值较低的农产品成本变动趋势最为明显。总体来看,农产品蔬菜价格总会有一时的短期波动,而经营蔬菜的批发商、批发市场和“农超对接”中包含的经营成本、人工成本和生活成本却是刚性的,不但难以降下来,还将继续上涨。这就是为什么近年来农民“卖难”与市民“买贵”并存,产地菜价大跌,而销地价格依然坚挺的重要原因。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宋则建议,发展现代流通业,应明确将“优惠政策促进型”思路设定为长期战略,要以财政补贴为后盾,减轻企业负担;我国现代物流业快速发展的时机逐步成熟,需要将其纳入节能降耗、提高国民经济质量“总盘子”。将发展“第三方物流”、优化流程和大幅度降低传统制造业的物流成本作为重中之重,健全体制机制,理顺利益关系,降低税费负担,增强营运能力。
上一条:物流业未来发展具备四大优势 下一条:暂时没有!